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鮮 > 新聞內容

小學家委會成員講述自身經歷

時間:2018-10-23 09:24:02  來源:  作者:  瀏覽量:

 小學家委會成員講述自身經歷

 

  國慶節長假還沒結束,在外地旅游的李建(化名)一家,便急匆匆趕回廈門,因為兒子小學的家委會要開會。

  家委會是一個微妙的存在。李建的孩子在思明區某小學上學,家長們的社會資源、經濟能力都很突出,這讓李建夫婦格外重視家委會的交際。

  賴以溝通的微信群,隨時觸動著家委會的敏感神經。一方面,老師希望有家長群體為其分擔責任;另一方面,家長期待更多參與孩子的成長,讓孩子在校園活動的參與度更強。“家長群里講話,有時候比職場還像宮斗,還要小心翼翼把握與老師交流的分寸。”多位家長表示,關于家委會風波中涌現的種種現象,好的也罷,壞的也罷,原因無非只有一個:為了孩子。

  人選名校家委會成員超過10人

  家委會在現在的學校里并不陌生。每年新生入學,總有一個環節是選舉家委會成員。不同的學校,家委會的成立過程有所不同,這反映在家委會的人數方面有較大區別。

  記者了解到,在廈門一些知名學校,幾乎每個班的家委會成員人數都超過10個,有的甚至多達20個;而在普通學校里,通常家委會成員人數只有3個左右。

  為何人數方面差別如此大?海滄區一家長肖揚(化名)表示,名校里,尤其是名校的“重點班”,大部分家長是單位的干部,或是老板,或是學習成績特別好的學生家長,這些家長的班級管理參與意識特別強。

  “一般家委會的要求是家長要有一定的資源,熱心班級事務,并有空閑時間服務班級。”肖揚表示,如果要求進家委會的家長比較多,老師會比較為難。最后,只要愿意留在家委會做事的家長,都會進入到家委會;家委會主任人選是家長們推選出來的,這個人必須有號召力,同時也懂得平衡家委會成員的關系。

  而在普通學校,情況簡單得多。思明區某小學老師告訴導報記者,該校的家委會通常情況下是由班主任提名,然后由提名人再自行“組閣”,整個家委會大概就3個人。

  “我們這里的家長一般對學校事務不太關心,希望把孩子交給學校就由學校全權負責了,這時就需要班主任根據家長的主動程度,來提名家委了。”這位老師透露,學校不會參與家委會的事,一般情況下,遇到比如組織秋游、競賽活動等,都會先通知家委會開會,讓家委會征集所有家長意見,起到上傳下達的作用。

  也有老師表示,家長的文化層次與對孩子對學校的關注度是成正比的,所以老師們更青睞文化層次較高的家長來當家委。

  做事 不是擺設,需要身心付出

  “老實說,當家委確實需要花費很多時間、精力去做事,家委不是一個榮譽擺設,確實是一個需要身心付出的崗位。”李建在思明區某重點小學當了三年家委,現在孩子讀三年級了。“跟管一家網店差不多,有時候忙不過來。”他說。

  他介紹,每年都有幾個關鍵節點需要家委去籌備,教師節、元旦、中秋國慶、假期旅行,此外還有偶爾的大型班級活動。每到這些時候,家委的事情就特別多了。比如,學校要搞元旦表演,家委就要想好自己班上的表演節目,還要借服裝、買道具等,有時連打掃場地都要家委親力親為,畢竟很多家長會懷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心態,有時碰上一兩個家長來幫忙,事后家委會主任還得在班群里不停道謝。

  家委會不是一般家長認為的“收錢會”,每一筆錢的支出都有明確的賬目,有很多學習用品是需要統一購置的。李建說:“有家長對家委收錢不滿意,估計是一些活動項目他們不喜歡參與。但班級活動眾口難調,都是少數服從多數,有的活動還是彈性的,不參與的孩子,我們也不會亂扣錢。”

  家長當了委員,自家孩子是不是會受到特別的照顧?李建坦言,這個問題就是見仁見智了。有不少家長是懷著跟老師、校長套近乎的心理來當這個家委的,自己也不例外。

  家委會里有一些“潛規則”。比如,老師有什么事情都會第一時間通知家委會,如果遇到一些學生的選拔活動時,一般由家委會先“瓜分”一遍,剩下的才到班級里,有時甚至名額都在家委會里“消化”了。“不過,老實說,即使是選拔優秀學生,不少家委的孩子都是尖子生。我們當時的家委會主任就給孩子請了兩名家教,隔天一對一進行輔導,他的孩子無論是才藝還是學習,在班上都是數一數二的,所以,每次有什么活動,他孩子都是不二人選。”李建稱,能主動承擔家委任務的家長,都對孩子學習有很高的期望,因此雖然看上去孩子似乎占了“家委”的便宜,但實際上大多數還是有真才實學的。

  矛盾 有的成員只會給學校唱贊歌

  家委會建立之初,是為分擔學校的任務,然而進入這一陣營后,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因此,廈門大多家委會訂立了嚴格的章程,工作職責包括促進學校與社區、家庭建立更加密切的聯系;反映廣大家長要求,讓學校及時了解家長心聲;對教師的教育、教學工作進行適時的評價與反饋等。“其實說到章程,我們成立之初就應學校要求制定起來了,但在操作中,往往很難實現。想法是美好的,但單管好一個班的活動就夠累的了,別提跟社區搞什么聯誼了。”李建說。

  肖揚也是家委會成員。他說:“都是精英,誰也不服誰,各種焦慮。真正把權力放到每個人手里,家長們并不會用。每個人都只從自己的角度出發,提訴求、給差評,還動不動找校領導投訴說理。”

  現實中,家長和孩子能否通過家委會實現與學校的平等溝通呢?

  家長蔡女士說:“我覺得不太可能!你看看現在進入家委會的家長是什么人就知道了。家委會成員大多是公司老板以及尖子生的家長,他們只會給學校唱贊歌,不可能實現監督功能。”

  她認為,代表的選取要公正公平,家委會必須要代表不同的階層和不同的文化層次,要有好學生的家長代表,也要有成績不好學生的家長代表,要讓每一方的人都有說話的權利,這樣才能充分反映出家長的需求,和全體家長的呼聲。

  也有家長表示,有家委會比沒有好,家委會絕對不會只是擺設,只是所起作用大小各個學校并不一樣。

  來自海滄區某小學的家長梁女士告訴導報記者,小孩讀到五年級的時候換了一個班主任,對學生非常嚴格,尤其體現在布置作業上,既多又難。有部分家長覺得輔導孩子作業都吃不消,于是通過家委會,把家長的心聲反映出來,希望老師在布置作業的時候適當調整一下,讓孩子有個過渡。后來老師通過跟一些家長聊天調查,發現作業確實對于班上學生水平來說是多了,于是開始嚴格控制作業量,讓問題得到了解決。

  苦衷有些需求老師實在做不到

  既不愿成為義工隊,但也不能成為名利場。家委會在參與學校事務時,到底該如何把握參與度?

  “有時候,家委會提出一些需求,我們真的達不到,但他們非要去做,互相不接受,該聽誰的?”海滄區某小學班主任陳老師說。

  制度雖缺乏,但在家長李建和肖揚看來,孩子的日常活動都是很瑣碎的事兒。比如,為保證每個孩子都能收到元旦禮物,但經費僅有不到100元,有時需自掏腰包搭上些錢。在實體店里面,很難買到便宜又好的東西,家委會成員只能想方設法地在網上去淘,然后在家長微信群里商量:“本子怎么發,橡皮要怎么分配才合理……”

  家委會本是建在學校與老師、孩子之間的一座橋梁,但如果運營不利,反而會成為一堵墻。導報記者在采訪中還發現,雖說很多學校的家委會成立已久,但多數家委會有點“虛”,“橋梁”和“監督”作用都未能得到充分發揮。

  最近,李建收到一條遠房親戚的短信,咨詢他自己是否值得競選家委會。他思前想后,最后還是刪掉了那條長達幾百字的“利弊分析”微信文字,只是簡單地回復了句:只要為了孩子好,你自己決定。

已有位網友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

登錄名: 匿名發表
开花生加工厂赚钱吗 福彩3d2019.074期图 天津11选5前三走势图 吉林11选5推荐号码和值 七星彩规则玩法说明图 湖北11选5推荐预测 贵州快3和值跨度走势 上海11选5图表助手 正规的股票交易平台 金7乐彩票开奖 河北20选5大复式套小复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