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IT > 新聞內容

房多多登陸納斯達克,創始人段毅:我特別清楚自己不能做什么

時間:2019-11-03 11:33:11  來源:  作者:  瀏覽量:

獵云網注:衣食住行中,“住”和互聯網的關系最遠,房多多的上市成為中國產業互聯網SaaS第一股。文章來源:中歐商業評論(ID:ceibs-cbr),作者:周琪。

房多多于美國時間11月1日晨間,在納斯達克證券交易所正式掛牌上市,股票代碼為“DUO”。據了解,此次房多多公開發行600萬股美國存托股票(ADS),發行價為每股13美元。

房多多創始人兼CEO段毅、聯合創始人曾熙和李建成三位中歐校友攜公司管理層及董事代表等在紐約納斯達克正式敲響開市鐘聲,這意味著房多多成為赴美上市的中國產業互聯網SaaS第一股。

截至發稿,房多多市值為11億美元。

房多多成立于2011年10月,是中國在線移動互聯網房產交易平臺,基于移動互聯網技術、云技術和大數據,為房地產經紀商戶提供SaaS解決方案,改變作業方式,拓寬服務范圍并提高服務效率。

衣食住行中,“住”和互聯網的關系最遠。低頻次、高單價,經紀人帶看、收意向、簽約、過戶等工作均在線下完成。在這個行業,龍頭必然擁有最多的門店,它們如同一塊塊閃耀的廣告牌,昭示著雄厚的現金流和房源,一度也是流量的保障。

2015年,一場“傭金大戰”打響,以愛屋及屋和搜房網為代表的企業,試圖復制消費互聯網的邏輯,用“燒錢”顛覆整個行業。一夜之間,吸睛廣告鋪天蓋地,萬元補貼、降至0.5%的傭金、告別中介……砸錢拉新、流量轉換、交易盈利,闖入者們急于向投資人證明這一套打法在房產交易中依然奏效。在接受《中國企業報》采訪時,愛屋及屋公關總監直接對標打車市場:“企業之間打價格戰,最終會產生非常大的回報,滴滴和快滴最初也是燒錢的。”

彼時,房多多剛完成2.23億美元的C輪融資,既然錢不是問題,創始人段毅決定“下場”試試。房多多隨后推出了二手房“直買直賣”模式,全程僅收取2999元的服務費和房價0.3%的交易保障費。

這場戰爭事后被證明沒有贏家。愛屋及屋短短一年半燒光3.5億美元融資。搜房網和中介關系緊張——超低傭金被認為是搶了傳統中介的飯碗,遭到激烈的反擊和抵制。至于房多多的“直買直賣”模式,也是其8年創新路上最大的一次試錯,時至今日仍是段毅口中的“一個教訓”。

初心往往在遭遇挫折后被拾起。

段毅是個連續創業者,他的第一桶金來自傳統房地產代理公司。他骨子里熱愛房地產行業,之所以賣了股份,南下深圳,從零開始,是在親歷行業的低效后,希望能“穿越地產調控周期”,幫經紀商戶簡單做生意,讓經紀行業充滿夢想。

“直買直賣”模式被證偽后,段毅的目標重新變得清晰,To B而不是To C,開放而不是封閉。他在發布會上承諾,房多多不開一家經紀門店,放棄親自下場比賽的想法。

投資人衛哲給這家企業植入了阿里基因,從花名文化、政委體系、合伙人制度,到IPO、生態布局、投資法則,他將互聯網房地產版本的“淘寶”神話,押注在段毅身上。

招股書顯示,2017年,房多多已實現小幅盈利,2018年至今快速盈利。2018年,房多多的凈利潤為1.04億元人民幣(1,515萬美元),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6個月內,凈利潤為1.003億元人民幣(1,461萬美元),較2018年同期的3,763萬元人民幣增幅為166.6%,增長勢頭強勁。

今年夏天,段毅在房多多總部接受了《中歐商業評論》的獨家采訪。

以下為專訪實錄。

提高效率才能穿越周期

Q:為什么在當代理公司股東后,把股份賣了,選擇創業?

段毅:我是2008年讀中歐國際工商學院的,當時31歲,算年齡比較小的,被中歐錄取也挺意外的,可能跟我2000年大學畢業后就創業有關,創業經歷挺長的。我第一次創業是做一個傳統的中介公司,入學第一年,適逢中國地產業的第一次調控。金融危機下,哀鴻遍野。

也是從2008年開始,大家才知道房地產是周期性行業,這意味著如果你總是用傳統經營方式,就一定會跟著周期走。我開始思考,要是以后調控頻率越來越高,成為常態怎么辦?

我和(李)建成(編者注:房多多聯合創始人)聊了這個困惑。他曾經是騰訊深圳研究院總經理,研究重點是移動互聯網在視頻、商業的應用。我們設想了一種商業模式,通過移動互聯網讓經紀人開網店,提高他們的效率,穿越調控周期。

Q:這個模式如何盈利?

段毅:三年前我們開始往深了做SaaS,不僅幫經紀人解決日常的功能,還要通過SaaS把他們的生意搬上網。

如果你把自己做成一個賣軟件的公司,不光今天沒希望,未來也沒希望。但企業需不需要SaaS?當你把所有生產流程都搬到一個SaaS上,就不是一個軟件付費的問題了,而是供應鏈再造。你的生意模式被SaaS化之后,我獲利的地方一定不是軟件服務費,而是供應鏈再造過程中衍生出來的機會。另一點就是,我做的是資源整合,你做的是單一資源獲取,中間勢必存在效率差。

房地產是一個高收益、成長快卻積淀不足的行業。不光房地產,任何一個行業,只要賺錢的方式是容易的,生產力就一定是落后的。處在一個生產力相對落后的行業,只要做技術投入,行業的生產效率就能提高。當我們拿行業紅利的錢持續投入,用融來的錢加大投入的時候,其他人正躺在溫床上賺行業紅利的錢。到今天差距就產生了。

創業最難的是在行業好的時候抵制住誘惑

Q:你什么時候意識到要堅定不移地做產業互聯網?

段毅:2015年,我們C輪融完資后,也花了點錢,結果卻不理想。

復盤之后發現,我們這個行業有一個大的bug——低頻。買流量可以,然后呢?美團外賣買流量,你今天點了,明天中午還得點,房子,你今天買了,明天不會再來一套。流量只能給到經紀人,他們再把流量轉化成交易,這是一個極長的鏈條,導致你算不清其中的賬。買流量,希望通過這樣收回成本不可能的。

如果一筆賬,怎么算都沒法掙錢,那一定是邏輯錯了。

Q:2015年是燒錢最猛的時候,資本會覺得這個錢花了就花了,甚至是必須要花的。

段毅:我喜歡問自己一個問題,能不能換一種玩法?我們C輪融了2億多美金,大家都問,你們為什么不多融點?我說,第一,融來的錢做什么,我沒想好;第二,我做生意有一個最樸素的邏輯,且深信不疑,拿了別人的錢遲早要還的。

花了錢之后,我們復盤發現沒有掙回來的路徑,2016年踩了剎車,2017年扭虧為盈。2018年盈利一個億,今年上半年的凈利潤和去年全年已經持平了。

除非你是百度、淘寶、騰訊,自帶流量,或者說有原生流量,否則你的生意模式就是買流量和賣流量。如果你買流量,做交易,還能賺大錢,那么請問賣流量的人為什么不做交易?

我想得很清楚,要做交易,交易的核心是什么?經紀人,我就幫經紀人把服務搬到線上。然后是資源,分兩塊,買家和房源。從2015年開始我們大力拓展房源,到今天為止,房多多的數據庫中擁有超過1.31億條經核實的房屋基礎信息,這已經是中國最大的房產數據庫之一了。有了房源、經紀人,客戶自然會來,最終你是一個基于數據和技術驅動的資源匹配平臺。

很多人問,你們是不是個中介公司?我說,顯然不是的。我們的SaaS會根據中介公司、經紀人的需求進行定制,在不耽誤傳統線下生意的前提下,沒有人會拒絕增量。

轉型首先是選擇,不能做的事堅決不做。如果以賺不賺錢為標準去衡量,你就會發現很多東西其實是偽命題,最典型的就是“我一開始不掙錢,等長大了再掙”,現在掙不了,憑什么大了就可以?你不是賣游戲,一億人打和一千萬人打確實不一樣,賣房子的邏輯不同,你賣一套不掙錢,憑什么賣一萬套就能掙?所以我堅持賣一套就掙一套的錢。

創業最難的是在行業好的時候抵制住誘惑。為什么房多多能穿越周期?不是因為我們有多厲害,而是行業好的時候你能忍住不下場,不去掙別人的錢,行業不好的時候別人才會愿意跟你一起玩,一起分利。

Q:如何抵制住誘惑?

段毅:要特別清楚自己不能做什么。第一,做自己擅長的事情。有的人想不明白,總覺得做生意有錢就行,生意不是錢砸出來的。有的人給他100億,也未必能砸個海底撈出來。我們一直告訴平臺上的商戶,“你們根本不用擔心我開店,反之,你們也不用天天想開發系統”,我們和商戶的關系很簡單,他們做他們擅長的,我們做我們擅長的。

第二,你得控制欲望。做平臺的正確姿勢是所到之處越來越好,而不是寸草不生。比如我們一直認為房子真正能賣多少錢,不是中介說了算,也不是房多多說了算,而是市場決定的。用于決策的大數據,這是我們可以提供的。

IPO對于公司的真正意義是成為一家公眾公司

Q:衛哲選擇投資你們,是不是因為覺得房多多的底層邏輯和馬云做淘寶的底層邏輯很像?

段毅:衛哲是我們B輪最后見的投資人,今天證明這個選擇很對,他不僅投錢,還在每一次公司重大決策的時候都會分享當年阿里的做法,對我們啟發非常大。比如IPO、生態布局、投資法則,他會系統地介紹阿里的經驗。

如果投資人只是跟風,對創業者而言一定不是好事。因為錢是要還的,而且是要回報的,風會過去,一旦過去,就會有人追趕,衛哲看得懂我們,才會跟我們說“不急”。

Q:你曾在內部分享《清教徒的禮物》,用意是什么?

段毅:作為一個創業者,要像清教徒一樣一分錢一分錢去掙,掙錢的過程中要守住底線。我最近在讀《窮查理寶典》,它把美國資本市場的各種角色看得特別透。華爾街成為全世界錢最多的地方,是有道理的。

IPO對于公司的真正意義是成為一家公眾公司,普通公司和公眾公司的區別是什么?公眾公司要對買你股票的人負責。

Q:你現在在組織內扮演什么角色?在管理上最大的挑戰是什么?

段毅:房多多從成立開始就是合伙人制度。我們每年在九華山開兩次合伙人大會,梯隊分為核心合伙人、合伙人、儲備合伙人,今年儲備合伙人加了七八個85后。我希望通過引進新人,帶來組織裂變,做更多創新的產品出來。

我現在一方面關注新產品是不是符合戰略發展需要,另一方面關注組織建設,比如合伙人制度設計、管培生成長路徑,我相信組織是永遠的紅利。

Q:牽引你做戰略決策的是什么?

段毅:我的想法很樸素,堅持做賦能平臺,然后幫經紀人提高效率。

Q:三年后平臺會是什么樣的?

段毅:目標很簡單,讓更多經紀人做更大的生意。去年我們讓將近4萬個經紀人在房多多上賣了房子,今年我們希望幫6萬個經紀人賣房子,未來幫他們賣得更多。只要經紀人在尊重底線的前提下,做成生意,平臺就一定會越來越繁榮。

AD:還在為資金緊張煩惱嗎?獵云銀企貸,全面覆蓋京津冀地區主流銀行及信托、擔保公司,幫您細致梳理企業融資問題,統籌規劃融資思路,合理撬動更大杠桿。填寫只需兩分鐘,剩下交給我們!詳情咨詢微信:zhangbiner870616

已有位網友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

登錄名: 匿名發表
开花生加工厂赚钱吗